您所在的位置:上伍信息门户网>文化>前任诺奖得主本庶佑谈科研:为什么一流成果往往很难在顶级期刊发

前任诺奖得主本庶佑谈科研:为什么一流成果往往很难在顶级期刊发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21 10:25:13

2018年10月1日,本庶佑因其对肿瘤免疫治疗的贡献获得了2018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

这篇文章是根据本庶佑在过去20年里在不同场合发表的公开演讲和接受的媒体采访写成的。它是通过翻译和整理与研究方法、研究和创新密切相关的内容而编制的。科学研究方法应该多样化,每个学者都有自己的方法。本庶佑的方法是独一无二的。在这里分享。原文是日文。

关于选择

经过这么多年的研究,我一直觉得做研究很开心。我从未感到疼痛,并想放弃研究。然而,不管是谁,或多或少地考虑过他生命的意义。有些人想赚钱,而另一些人想把一生都奉献给他们喜欢的东西。一个人的肉是另一个人的毒药。因此,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成为研究者是一件好事。我真的希望每个人都不要做出错误的选择。换句话说,作为一名研究者,如果你想坚持下去,你必须有“我真的很想理解……”这样强大的动力。

如果你认为“我不知道我想做什么”,你将更难继续做研究。我认为,如果你只是把研究视为一种职业,而不能从中找到乐趣,那么世界上还有比做研究更舒适的工作。你不妨考虑其他职业。

在童年,每个人都有许多可能性。你可能会成为职业棒球运动员或歌剧歌手。然而,到我们20岁左右的时候,我们会知道自己的局限性,我们会因为各种原因排除一切可能性。同时,我们也会问自己真正想做什么。不管是谁,他们都必须经历这个阶段。此时,你只能认真权衡各种可能性,选择“你想做什么和你擅长做什么”

尤其是在年轻人中,有一种倾向认为在著名杂志上发表的文章是一流的工作。事实上,日本学者以前没有在顶级期刊上发表过很多文章。然而,与许多人的想象不同,真正一流的工作通常不会在顶级期刊上发表。这是因为一流的工作经常推翻结论,因此不受欢迎。评论者会给你很多负面意见,你的文章不会发表在顶级期刊上。迎合时代潮流的文章更容易被接受,否则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得到认可。

如果你的研究不能推翻这个结论,科学就不能进步。当然,你的研究不会载入史册。学术界是保守的。如果你不按照现有的结论写论文,你的论文将很难得到肯定,你将会遭受很多痛苦,但是所有可以载入史册的研究都是这样的研究。

在我看来,发表在《细胞、自然和科学》上的作品不一定是好的研究,但是当被《细胞、自然和科学》拒绝时,你的研究可能是真正的一流作品。既然你已经选择成为一名研究员,你应该尽最大努力开创一个新的局面,做一些别人从未做过的事情,或者尽最大努力推翻现有的结论。研究者应该意识到这是一流的研究。在我看来,为使论文更容易被知名出版物接受而做的研究永远不会是一项好工作。

我认为《自然与科学》杂志上90%的观点都是不正确的。论文发表十年后,仍然可以认为它是正确的,只剩下10%。首先,不要相信报纸上写的。为了研究,我们应该研究直到眼见为实和我们被说服。这是我对待科学的基本方法。也就是说,用你自己的大脑去思考,直到你完全理解和认可。

关于文件

如何写一篇好论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目前,市场上也有关于如何写论文的书。然而,不同的教师有不同的方法来处理它们。有些导师不太让研究生写论文,而是让他们做实验获取数据,然后自己写。也有一些老师要求研究生在完成写作后修改它们。向好老师学习很重要。

我通常要求研究生写论文。写完后,给我看看。有时候当我读它的时候,我觉得它不像从头开始那么容易。但是除非情况非常特殊,我通常让学生写。即使整篇文章中只有一行可用,我也会尽力保存它。我把整篇文章翻了个遍,还给学生们。学生们很失望,但我认为这也是一种教育。

论文在学术界非常重要。国际社会不能仅仅通过口头表达来承认这一点。也就是说,口头出版本身不能优先于科学发现,所以人们不会认为这项工作是你首先完成的。因此,研究结果必须以论文形式发表。因为它是在某个月的某一天提交的,一两天的差异将决定某人有优先权。我个人认为这很无聊。然而,学术竞争是存在的。所获得的研究结果应尽快撰写并尽快提交。

关于研究

北京有一个伟大的传统,那就是“做唯一的比第一个好”。这对生物学研究非常重要。对于他们的发现,继续从那里研究和扩展,世界将变得非常广阔。这是我做研究的乐趣。并不是我看到其他人在挖金矿,我立即加入并成为众多淘金者中的一员,而是我继续随着我的发现挖掘得更深。这样,其他研究人员会聚集在一起研究你的课题。

打个比方说,研究人员最大的乐趣是发现一个其他人都视而不见的小泉水,把它培育成一条小河,然后把它扩展成一条大河。换句话说,这就像闯进一座深山,打开一条无路可走的路。第一个在那里建了一座木桥。它绝不是由钢筋混凝土建造的桥梁,而是由其他人建造的单一木桥。

生物学的研究领域非常广泛,有许多新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样才能找到人们以前从未想过的新事物呢?事实上,生物学也有困难的一面。简单的演绎是不可行的。换句话说,一个人不能说如果他这样或那样做,他会发现一些新的东西。因此,不管事情有多小,只要其他研究人员没有做研究,他们就能做。这非常重要。

作为一名研究员,如果你想成功,最重要的是在你进入研究生院时选择一个好的导师。我们不仅应该听道听途说,还应该阅读导师写的论文,看看我们想做的研究是否与其一致。如果你想冒着生命危险,你必须选择一个认真研究的导师,不管这个导师有多严厉。另一方面,认真研究的老师会成为好老师,培养好学生。向这样的导师学习对你有好处。

其次,我们必须认真考虑我们想做什么。如果你不喜欢研究,你就不能做好研究。什么能打动你的心,让你最兴奋?不时意识到这一点非常重要。然后,深入思考。我想出的第一个模型是在引导学生练习等非常繁忙的时期。我似乎有一种特殊的效果,那就是,我工作越忙,我就越专注。当我想到那个模型时,它是在晚上从大学回家的电车上。大约是晚上十点钟。因此,在头脑中始终考虑自己的问题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在集中思考的同时,我们也应该有一个广阔的视野。生命现象不仅仅基于一个分子。在深入观察自己的模型时,他们不应该失去整体外观。应该如何培养这种广阔的视野?这需要在你年轻的时候尽可能多的接触人,拓宽你的视野。这也非常重要。

第四,我们必须学好英语。在卡内基研究所和国立卫生研究院,来自世界各地的杰出研究人员聚集在一起,相互交流各种信息。因此,掌握英语是必要的。等到研究生后再学英语已经太晚了。语言必须熟练掌握,这样就不会有交流障碍。要求具备读写和说话能力。将来,一个人必须是一个国际化的人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研究者。

创新是一种结果。从异想天开的想法开始,结果改变了世界。当亚马逊和脸书第一次出现时,每个人都认为“不可能成功”和“怎么可能赚钱”并嘲笑他们。当时,没有人期望他们发展成为世界级的企业。现在回想起来,这是一项创新。创新不应该由政府来引导。政府指示它这样或那样做是完全愚蠢的。其他人能想到政府官员能想到的事情。像向月球发射火箭这样的计划绝不是可以用金钱完成的创新。用钱可以解决的问题和创新完全是两个不同层次的问题。政府不应该强加更多的控制,而应该整理和创造一个环境,让那些异想天开的人更容易挑战。

创新的基础是学术。如果学术力量薄弱,只引进技术,很明显技术不久就会枯竭。日本的学习始于明治维新,持续了150年。它直到今天才开花。然而,日本需要时间来奠定坚实的基础。日本必须有一个“未来150年该做什么”的长期愿景。日本需要更有进取心的措施来培养更彻底和扎实的学术研究。

陕西11选5 pk拾赛车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热门推荐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