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上伍信息门户网>财经>刘守英:诺奖为什么颁给了这三位减贫经济学家?

刘守英:诺奖为什么颁给了这三位减贫经济学家?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19 14:58:06

据诺贝尔奖官方网站报道,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于当地时间14日中午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宣布。获胜者abhijitbanerjee、estherduflo和michaelkremer因其"减少全球贫困的实验性做法"而获得荣誉。

对于这三个赢家,西方经济学有很大的不同。为什么会有差异?因为在过去,诺贝尔经济学奖通常授予那些对主流经济理论的发展做出明显和原创性贡献的经济学家。然而,他们三人似乎还没有达到“熟果熟果”的阶段,他们对经济理论原创性的贡献也不那么令人信服。但是我认为诺贝尔奖评审团必须有他们的考虑。

我认为,发展中最困难的问题之一是贫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许多国家和国际组织为减少贫困做了很多努力,但效果并不好。总的来说,还没有找到解决贫困的最有效方法,特别是对于微观主体。然而,他们三人在发展经济学方面,特别是在解决世界上棘手的贫困问题方面,做了大量的理论探索和努力。从解决贫困问题和发展经济学整体研究趋势的角度来看,这种探索和努力可以起到趋势导向的作用。

首先,发展经济学的研究总是更加注重对大的经济结构变化的研究,例如一个国家是如何从农业社会转变为工业社会的。因此,发展经济学讨论经济转型过程中的发展战略和顶层政策设计等重大问题,而对经济发展和结构转型过程中的人,即微观因素,关注不够。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关注发展经济学中被忽视的微观问题。从发展经济学的研究趋势来看,从过分关注宏观经济结构转型的研究到微观个体的研究是一大进步。

其次,长期以来一直是发展经济学关注焦点的贫困研究正在讨论两个问题:一是穷人如何摆脱贫困陷阱。另一个问题是,如何通过政策干预让穷人摆脱贫困陷阱?这两个问题的核心是找出穷人的想法:穷人的需求是什么,穷人为什么变穷,穷人是否有自尊和奋斗精神?然而,许多研究并没有真正了解穷人自己的真实情况。目前,关于经济圈减贫的研究大多是虚构的。许多学者不知道穷人在想什么。此外,许多关于穷人的讨论是在五星级酒店进行的。五星级酒店讨论的建议和政策如何解决贫困问题?所以,现在除了中国,大多数政府和一些致力于减贫的国际组织都花了很多钱,但减贫效果并不理想,因为穷人和其他人一样关心,穷人的真实想法、需求和状况也没有得到清楚的了解。这些减贫的理论和实践往往与穷人自身的需求脱节,我们必须对此进行反思。

然而,今年的三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对穷人的真实情况有一个微观的看法——穷人贫穷的真正原因是什么,穷人的想法是什么,穷人需要什么?他们三人的研究脱离了第三方和政府对穷人的关注,纠正了发展经济学研究中对穷人的想象和正常理解。与以往脱离穷人的研究视角相比,他们的研究更接近穷人的真实世界,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第三,解决发展问题需要促进政策。现在,为了解决贫困问题,许多国家和机构(如世界银行)正在自上而下地工作。这种促进减贫的方式可以在解决一些区域和整体贫困问题方面发挥一定作用。例如,中国的一些地区自然环境恶劣,政府通过改善基础设施帮助他们脱贫。然而,如果充分利用自上而下的减贫方法,这种减贫可能无法惠及每一个穷人,穷人不一定是受益者。此外,自上而下的减贫方法也很容易忽视这样一个事实,即不同地区、不同群体和不同阶段的穷人之间存在差异。如果不能实现这些差异,政策就不能关注个人的真正需求。

今年诺贝尔奖的三位获奖者采用实验比较的方法来满足不同贫困群体的需求,提高穷人的生活质量,从而在减贫方面取得更好的效果。在一定范围内和一定群体内,这种干预可能比盲目和一般的宏观干预更有效。因此,他们三个不仅在做简单的减贫实验,他们也不能完全否认他们的研究。它们对减贫的设计和干预可以弥补自上而下减贫方法的不足,并有助于提高大减贫政策的针对性和精细度。

但同时,他们的研究也有明显的缺陷。他们不能使这种研究方法独一无二,也不能忽视发展经济学的宏观研究视角。事实上,我认为许多国家的贫困问题不仅是一个微观问题,也是一个宏观系统造成的问题。因此,发展经济学研究的核心仍应集中在发展系统的大问题上,如各国不同结构变化的特殊性、产业转型升级的内在机制以及如何通过政府政策减贫。

贫困是发展经济学中最困难的问题。要解决贫困问题,我们必须提高政策的针对性和精细性。减贫政策必须是在各种干预下形成的综合计划。系统变化、结构变化和微观政策干预的相互作用是一个有价值的努力方向。事实上,在中国的扶贫试验中,不仅存在大量自上而下的制度变迁,而且在一些领域也存在自下而上的微观变迁,推动了大制度的改革。例如,中国的土地承包制度从安徽省的小岗村开始,最终蔓延到全国。简而言之,制度变革、结构变革和微观政策干预的结合将使减贫干预可持续和更有效。今后,减贫的研究方向也应该是制度变迁、结构变迁和微观政策干预相结合。只有这样,贫困研究才有更大的发展前景。

口头:刘守英,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

结束语:侯润芳,北京新闻记者

编辑王宇校对卓伟

重庆彩票网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 福建快三投注

热门推荐 Related Posts